錢祖官祖墳 五運丁山癸向
即新瀆橋,子銘祖精堪輿
丁(五)峰坤(三)山,庚酉(七)山遠,申(三)庚(七)來龍,坎(五)低田。艮(七)內堂浜水至卯(三)見亮。
丑艮(七)寅外堂大水,從甲卯(三)乙至辰巽(二)消出。未(四)上插浜水,從丁午(六)丙巳至巽(二)辰合消。丁丙屋遮,午水見亮。
於乾隆三十八年癸巳葬後,大發丁財。
後於四十四年己亥(五),又葬同向。


六運(五十二年丁未)
又另葬辛山乙向山地
坤(五)兌(一)乾(九)高山,坤(五)氣,庚酉(六)辛澗水,卯(二)乙池水,艮(二)墩貼近,寅高峰。
葬後大發丁財。嘉慶十二年(四)傷女丁。十四年(二)產亡。十六年(九)傷兩小丁。
十二年至十六年犯 欽部官司,未破家財。
其住宅五運造,子山午向,九間門面六進。靠東第四進作米倉,有旺神。靠東第五進作倉,無旺神。

章氏按語云「子銘祖,精堪輿」,未審是何等地學,但其祖之風水克應甚善,即使是另有高人出手,但經子銘祖肯首,果爾得到良好的風水效果。
可見在當時民間亦高手百出,只是甚少留有佳作以供參詳、研究。

至六運,葬取辛山乙向之山地。
不知是誰人的主意,此座向乃是上山下水的座向,何不用庚山甲向之到山到水泥?可見宅主所託之人並非真懂玄空者。

六運之辛乙向,乃失時之山向,理氣已經不吉,再看形勢——此穴坤宮兌宮至乾宮乃相連之高山,得五一九山氣,六運俱失氣,故肯定人丁不繼,且五毒一昏九瞎之害,甚易挑起,甚為不妙也者。
坤氣,座方庚酉辛有澗水,已肯定傷丁。
座方若有水,切莫有水聲。而澗水流通,必有水聲,此大不妙者也。

卯方即前朝又有池水,艮有墩貼近,寅方又有高峰作靠,此乃地勢上出現山水顛倒,成為倒騎龍。因此葬後大發丁財。
可是,這種開局只能維持短時間,畢竟近山有澗水,小數年後即出禍事,且出事者多數少房、女性。
至於最後提及的陽宅資料,五運的子山午向亦是到山到水之座向。亦無法彌補陰宅上的毛病,故處理風水者,必須事事俱要小心兼顧。

按五運之丁山癸向,得到山到水,為皇極到位,一發即威勢盡出。

此穴,離宮丁位有高峰連亙走坤宮的山,至兌宮庚酉之位亦有遠山圍攏,後方形勢的坤方稍高,申位至庚位乃本山的來龍方。
穴前的坎五,正好開口為低田;艮宮有內堂濱水,至卯方聚成活水透亮光。
單是這樣的描述,已知是山龍穴法,形理兼得,五運下穴,已定發越一方。

再看下文云此穴在向前的丑艮方,有外堂,大小蓄聚,又從震宮的甲卯乙連亙至已宮消出,一曲一折,白虎砂稍見曲聚有力。
未上另有枝水插濱,從離宮的丁午方開展至辰宮合消,乃玄武小洄,山水秀發,後裔可以發了又發,故此在乾隆三十八年葬後大發,又在四十四年此地再葬同向,這是水纏玄武之力更效遠之故。
只要地脈夠大,往往一山又止一穴,這是古人點穴造葬常有之事。正結可能只得一穴,但旁枝餘氣,亦不容少覷也者。

創作者介紹

陳雪濤部落格

zeweich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